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欣欣图库wwwtk27 > 正文

湖南通报一批“黑名单”!涉及向多名落马官员行贿

发布时间:2021-09-23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

?

  日前,湖南省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办公室通报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失信行为第二批“黑名单”。

  为深入推进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构建亲清政商关系,优化我省营商环境,加大对行贿等严重失信行为的惩戒力度,现决定将湖南万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13家企业、万操等149名个人列入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第二批失信行为“黑名单”并予以公开通报。

  本次通报的企业和个人,大多涉及行贿等严重失信行为。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反腐败“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明确提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再次强调,要“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释放出加大打击行贿犯罪力度的强烈信号。行贿与受贿并蒂而生,相互依存,如影随形。长期以来,一些不法企业和个人为了在工程建设项目中谋取不正当利益,不择手段,肆意行贿“围猎”公职人员,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不仅破坏亲清政商关系、破坏市场公平竞争、损害营商环境,而且严重败坏社会风气、污染政治生态。对这些企业和个人,在依法给予刑事、行政等方面惩处的同时,还必须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在惩戒期限内(自发布之日起一年)采取限制其从事招投标活动,取消财政补贴资格、强化税收监控管理、提高贷款利率等措施对其实施联合惩戒,提高其违法成本。同时,教育和引导其他市场主体不敢行贿、不能行贿、不想行贿,自觉规范从业行为。

  有效遏制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领域行贿犯罪活动,营造健康有序的招投标市场环境,是巩固我省反腐败压倒性胜利、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要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以零容忍的态度,加大对行贿等违法犯罪行为打击力度,做到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对那些行贿数额巨大的,多次行贿、不知收敛的,充当中间人“提篮子”的,通过挂靠围标串标的,要坚决纳入“黑名单”实施联合惩戒。要按照“三不一体推进”的要求,全面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和制度创新,优化重点领域、关键环节的权力配置,压缩权力寻租空间,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各级党政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要正确用权履职,筑牢廉洁自律防线,让行贿者无从下手,自觉防止被“围猎”。实施联合惩戒的各有关责任部门要迅速响应,根据各自职责权限,实施对本次通报涉及的企业和个人的相关惩戒措施。参与工程建设项目的各市场主体要落实习总书记“把守法诚信作为安身立命之本,依法经营、依法治企、依法维权”要求,切实强化法制意识、底线意识,恪守市场经济道德,共同营造公平公正、诚信法治的市场环境。

  2011年至2013年,为在常德市沅安路(皇经阁-长庚路)路面改造建设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湖南万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监事万操向常德市委原常委、副市长卢武福等人行贿。

  2015年,为在汝城县盈岭公路相关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汝城县城郊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范育雄向汝城县委原常委、常务副县长陈向华等人行贿。

  2013年至2016年,为在汝城县政府2号办公楼及2号住宅区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汝城县恒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公司主管人员王勇军经手,向汝城县委原常委、常务副县长陈向华行贿。

  2013年至2015年,为在安乡县公安局业务技术用房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湖南省欣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丁玉海向安乡县公安局原局长黄淳等人行贿。

  2008年至2017年,为在湖南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家属楼旺景园项目、湖南宾馆安置房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长沙宏祥房地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均强向湖南省环保厅原厅长蒋益民和湖南宾馆原党委书记、总经理欧爱国行贿。

  2014年至2015年,为在重庆市两江新区太山片区安置房工程三标段施工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重庆鲲鹏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经理胡承果向湖南建工集团原华西局局长陈外新行贿。

  2013年至2017年,为在长沙潇湘路北延线勘察设计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杨正辉向湖南省纪委原副书记李政科行贿。

  2013年至2015年,为在长沙轨道交通2号线一期工程风机采购项目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谭文辉向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及其胞弟彭耀峰等人行贿。

  2011年至2016年,为在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教学楼维修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树军向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原校长贺正奇行贿。

  2016年至2017年,为在华容县新河中学公租房、操军中学公租房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刘国军、严乐新、刘在洪向华容县房产局原局长王家洪行贿。

  2012年至2013年,为在湖南省信用联社工地临时用房、农信家园基坑土方及边坡支护、农信家园建安工程第一标段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吴德平、吴德利向湖南省信用联社原党委副书记毕华等人行贿。

  2016年,为在华容县状元湖公租房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代进良向华容县纪委原纠风室主任陈胜希等人行贿。

  2010年至2013年,为在屈原管理区环洞庭湖农田建设重大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易胜军向屈原管理区国土资源局原局长黄目文等人行贿。

  2013年至2015年,为在安乡县公安局看守所、拘留所两所合一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瞿洪武向安乡县原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黄淳等人行贿。

  2013年至2017年,为在有关土地整理项目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杨圣银向怀化市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薛宗义等人行贿。

  2014年至2017年,为在温塘镇、罗塔坪乡供水改扩建仙人溪、飞潭两座水电站增效扩容改造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赵永明向永定区水利局原局长王正飞行贿。

  2011年至2016年,为在武陵区美丽乡村沟渠提质改造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丁志刚向武陵区人民政府原副区长丁天德行贿。

  2012年至2013年,为在常德市鼎城区鼎城路(阳明路-红云路)“白改黑”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周立波向鼎城区委原书记刘定青行贿。

  2013年,为在中国航发南方工业有限公司有关厂房建设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皮志军向中国航发南方工业有限公司原技改部部长李大凡等人行贿。

  2005年至2014年,为在中南大学教学楼建安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瑞林向湖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刘岳辉、中南大学原基建处处长刘道强等人行贿。

  2014年至2017年,为在桃江县经开区相关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罗谷山向桃江县经济开发区原主任熊铁龙等人行贿。

  2014年至2016年,为在衡阳市松木经济开发区花叶路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唐顶、陈明涛向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配偶杨某等人行贿。

  2011年至2015年,为在宁远县中医院综合住院大楼建筑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之庆、陈良红向宁远县原中医院院长蒋玉明行贿。

  2013年至2014年,为在吉首市峒河社区棚户区改造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姚茂员向吉首市房产局原局长冉颖等人行贿。

  2012年至2013年,为在永州市回龙圩管理区中小学合格学校建设工程项目和学校田径场塑胶跑道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黄梅生向永州市教育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滕永兴行贿。

  2013年至2015年,为在衡阳市白沙工业园和谐小区廉租房和金茶家园公租房及市政配套工程第二标段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邹进军向衡阳市委原副秘书长、衡阳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邹高帆行贿。

  2013年至2016年,为在天元区农村安全饮水工程(三门雷打石水厂新建项目)等有关水利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粟志辉向天元区水利局原局长范宏平行贿。

  2016年,为在株洲市人民医院相关工程建设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贺云海向株洲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常奇等人行贿。

  2016年,为在岳阳临湘桃林铅锌矿独立搬迁改造工程中“6501”景区综合改造项目绿化、亮化工程业务上谋取不正当利益,肖罗光向湖南省发改委原地区经济和应对气候变化处处长肖学文行贿。

  2013年至2015年,为在吉首市小型农田水利重点县项目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韩青向吉首市水利局原局长向国荣行贿。

  2010年至2015年,为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老木峪隧道工程、慈利县东洋渡大桥工程、张沅公路三岔隧道机电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卓向张家界市委原副秘书长金中华行贿。

  2011年至2014年,为在临沧郴电仟信河、忙糯河水电站土建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陈恒向湖南郴电国际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陈百红行贿。

  2013年至2016年,为荷龙路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雷平向邵阳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宝庆工业园集中区原党工委书记陈优秀及其配偶王某行贿。

  2016年至2017年,为在凤凰县禾库镇扶贫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王青山向湘西自治州红十字会原常务副会长钟昌文行贿。

  2013年,为在宝庆工业集中区标准厂房一标段建设工程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袁杰向宝庆工业集中区原党工委书记陈优秀及其配偶王某行贿。

  2005至2016年,为在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改扩建工程和水电安装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王岳甫向南华大学附属一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全智华行贿。

  2012年至2014年,为在某宗国有建设用地转让事项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曾向农向长沙市城市建设开发公司原经理吴文超行贿。

  2012年至2017年,为在某宗国有建设用地开发和芙蓉南路提质改造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曾向农向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行贿。

  2012年至2016年,为在赫山区“三小线”、“石新线梅城至黄柏界公路改建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夏劲松向赫山区公路管理局原局长吴向阳等人行贿。

  2016年,为在城西小区公租房项目、惠民廉租房小区(二期)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谢子平向娄底市房地产管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吴景祥行贿。

  2006年至2016年,为在湖南省外贸职业学院绿化景观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伏奇向湖南省外贸职业学院原党委书记、院长屈孝初行贿。

  2012年至2016年,为在湖南省外贸职业学院大门、绿化景观、文体中心室内装修、职工宿舍道路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伏奇向湖南省外贸职业学院原迁建办副主任徐凯行贿。

  2015年至2016年,为在长沙轨道一号线机电安装项目、地面“四小件”工程项目和长沙地铁三号线部分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严实向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等人行贿。

  2011年至2016年,为在湖南省外贸职业学院运动场、教职工住宅开发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黎小平、李桂山向省外贸职业学院原党委书记、院长屈孝初等人行贿。

  2014年,黎伯舟、娄国强为在湖南省外贸职业学院学术交流中心装修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黎伯舟、娄国强向湖南省外贸职业学院原院长屈孝初等人行贿。

  2016年,为在富民路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谭子贤向耒阳市经开区原党工委副书记、主任谷文仕行贿。

  2013年至2015年,为在新花侯路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红斌、凌波向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行贿。

  2012年至2013年,为在湖南神斧集团一六九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棚户区改造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晏忠强向湖南神斧集团一六九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原执行董事、总经理李柱良和原副总经理、棚改区改造项目指挥部指挥长刘啸等人行贿。

  2015年至2016年,为在鼎城区善卷垸防洪大堤水利综合治理二期工程江南沅江风光带建设工程(一标段)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杨从发向鼎城区委原书记刘定青行贿。

  2015年至2016年,为在长沙轨道交通1号线一期工程尚双塘车辆段房屋建筑工程施工项目第二标段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韦拥军向湖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城建处处长陈建群行贿。

  2015年至2017年,www.68770.cc,为在湘潭市高新区板霞路三标一合同段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林敏向湘潭市委原书记陈三新的侄子陈曦行贿。

  2013年至2017年,为在湘潭市昭山示范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一期二标段、湘潭市综合保税区湘望路等工程项目谋取不正当利益,赵婷玉向湘潭市委原书记陈三新及女儿陈某行贿。

  2010年至2014年,为在长沙恒大绿洲二期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曹源丰向湖南省建工集团原董事长刘运武行贿。

  2003年至2018年,为在长沙市土地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住宅楼建安工程、国道319线浏永公路改造工程施工项目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张承彦向长沙市国土资源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曾令亮等人行贿。

  2012年至2014年,为在汨罗市屈子文化园有关工程项目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柳中山向汨罗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原副主任欧阳腊春等人行贿。

  2012年至2015年,为在靖州县公安局看守所办公楼等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志良向靖州县公安局原局长梁源路等人行贿。

  2008年至2015年,为在张家界市民政局“穿衣戴帽”工程、市流浪儿童救助保护中心二期工程和市救助管理站改扩建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田际辉向张家界市民政局原局长张功敏行贿。

  2016年至2017年,为在城步苗族自治县农村D级危房改造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刘治万、刘建平、李振明向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原常务副县长王新、县规划建设局原局长吕振高等人行贿。

  2014年至2015年,为在怀化市沪昆客专怀化南站区域撇洪排涝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陈文辉向怀化市房产局原副局长曾红卫行贿。

  2012年至2015年,为在湖南神斧集团一六九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棚户区改造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邓君向湖南神斧集团一六九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原执行董事、总经理李柱良等人行贿。

  2016年至2017年,为在永定区桂花园项目后期附属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马玉良向永定区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龙期斌行贿。

  2012年至2017年,为在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及下属公司发包的有关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张恩、张慧向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及其胞弟彭耀峰等人行贿。

  2016年至2018年,为在城步苗族自治县农村D级危房改造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廖佰昭向城步苗族自治县规划建设局原副局长肖利锋行贿。

  2009年至2017年,为在康桥蓝湾、兴发安置小区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陈章云向常德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方际三行贿。

  2014年至2016年,为在冷水滩城区有关道路亮化工程、路灯安装、改造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文丽华向永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常明行贿。

  2012年至2017年,为在湘潭市高新区双马街道新华村有关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郭正明向新华村原村主任殷雄俊等人行贿。

  2015年至2017年,为在邵东县野鸡坪镇畔塘水库下游河道改造项目中谋取不正当利益,尹明远、尹菊秋、申沛怀向邵东县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刘细云等人行贿。

  2012年至2017年,为在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新住院楼主体工程、外墙装饰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旷斌向常德市一医院原院长向绪林等人行贿。

  2015年,为在南湖风景区刘山庙社区建设刘山庙综合大楼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彭志斌向南湖风景区刘山庙社区原党支部书记刘金波行贿。

  2014年至20l6年,为在永顺县溪州口大道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杜发国向永顺县溪州新城建设指挥部原常务副指挥长宋谋宁、溪州日新城建设指挥部规划建设工作部原部长彭九洲行贿。

  2013年至2017年,为在平阳南路道路施工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颜益向长沙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彭旭峰及其胞弟彭耀峰等人行贿。

  2014年,为在马田矿业有限公司棚户区碧塘小区二期一标段工程上谋取不正当利益,陈勇向马田矿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谢志文行贿。

  2016年至2017年,为在G536相关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卿榛、王勇向安化县经开区原党工委书记陆继儒等人行贿。

  2011年至2016年,为在永州市翠竹路提质改造、永州大道(城区段)后续配套工程第一标段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宗豪向永州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常明行贿。

  2014年至2015年,赛马会心水论单双网址。为在洪源小区保障房项目中挡土墙工程、综合管沟工程等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曾金长向娄底市房地产管理局原局长吴景祥行贿。

  2015年,为在宁乡县一中教职工公租房及外围配套设施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何铁盆向宁乡县委原副书记邓杰平行贿。

  2016年至2018年,为在有关工程项目发包、结算方面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贺新华向湘潭市农科所原所长刘伟英行贿。

  2013年,为在南岸水乡二期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周丛银向湘乡市房产局原局长周溪建行贿。

  2009年至2018年,为在江南外滩公园绿化、丁玲公园等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斌向常德市房地产管理局原局长张圣友行贿。

  2013年至2019年,为在宁乡县东沩路提质改造工程项目上谋取不正当利益,李巧巧,许宏伟、成小文向宁乡县政协原主席邓杰平及其配偶成某行贿。

  2010年至2018年,为在湖南省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家中医临床科研大楼建安工程项目中谋取不正当利益,张文彬向省中医附一医院原院长谭元生行贿。

  ,湖南庆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邹清辉组织多人在“隆回九中扩建工程项目”等多个项目招标中相互串通投标。

  ,新宁县崀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江月明伙同多人在“隆回九中扩建工程项目”等多个项目招标中相互串通投标。

  2017年,湖南立东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谢立东伙同多人在“隆回九中扩建工程项目”等多个项目招标中相互串通

  2016年至2017年,城步苗族自治县宏源建设责任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贺世英伙同多人参与“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和“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的串标,并将承包的项目违法转包给个人。

  2016年至2017年,城步苗族自治县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龚军鹏伙同多人参与“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和“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的串标,并将承包的项目违法转包给个人。

  2016年至2019年,在“湖南省湘江支流陶家河治理工程(临武段)等项目”招投标中存在出借资质参与投标、串通投标及转包等违法行为。

  2019年,在“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零陵卷烟厂运动中心维修改造项目”招投标中存在弄虚作假、串通投标等违法行为。

  年至2017年,参与“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和“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的串标并违法转包他人,其主要在“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招标中多个标段伙同多人串通投标。

  年至2017年,参与“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和“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的串标,其主要在“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中伙同多人串通投标,并将承包的项目违法转包给个人。

  年至2017年,参与“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和“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的串标,其主要在“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中伙同多人串通投标。

  年至2017年,参与“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和“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的串标,其主要在“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中伙同多人串通投标。

  年至2017年,参与“城步县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和“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的串标,其主要在“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中伙同多人串通投标。

  年,在“城步苗族自治县茅坪镇桐龙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点工程”招标中伙同多人串通投标。

  年,在“益阳市三里桥棚户区改造二期工程项目”招标中,杨诚、肖辉跃串通投标。

  年,在“吉首市易地扶贫搬迁双塘镇坨峰村坳庙安置点三通一平工程”招标中伙同他人串通投标。

  年,在“凤凰县职业中学华鑫教学楼工程项目”招标中,请托多家有资质的建筑公司进行围标。

  年,在“洛王潘家保障性安居工程一期全部、二期一部分工程项目”招标中伙同其他投标人相互串通报价。

  年,在“华容县一桥东路升级改造(六标段)项目”招标中组织投标人串标投标。

  年,在“华容县东山镇东山中学公租房建设项目”招标中组织投标人串标投标。

  年,在“华容县环卫中心生产管理配套用房项目”招标中组织投标人串标投标。

  年,在“平江县大南、江东金矿采选区重金属综合治理项目施工”招标中,借用多家公司资质参与投标。

  年,在“临湘市儒溪镇旗杆小区旗杆路及配套雨水、污水管网建设工程项目”招标中,宋伟、廖红权、张常军、李立等人相互串通投标。

  年至2017年,在“临湘市新一中还建小区建设项目与新一中附属工程(第三标段)项目”招投中伙同其他投标人串通投标。

  年,在“汨罗市循环经济产业园区龙舟北路项目区标准厂房建设项目一期工程”招标中,狄伟忠、孔学武、易公平与招标人相互勾结,与其他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

  年至2014年,梁水平、李飞、薛周、李智新等人采取串通投标的方式一致提高投标报价,伙同他人组织其他投标人互相串通投标报价,进行围标,先后取得了“汨罗市屈子文化园楚堤景观项目、屈子书院项目、城市电子监控系统建设项目、屈子文化园环园路工程”的建设施工权限。

  年,在“东安县神华国华永州电厂进厂道路辅路和安置区道路BT项目”招标中联系他人参与围标,并挂靠资质中标,成为该项目投资人。

  年,在“东安县神华国华永州电厂进厂道路辅路和安置区道路BT项目”招标中帮肖某参与围标。

  年,在“东安县神华国华永州电厂进厂道路辅路和安置区道路BT项目”招标中帮肖某参与围标。

  年,在“湖南科技学院公租房项目”开标前将挂靠三家投标单位的代理权卖给黄某等人,最终黄某等人挂靠的公司中标。

  年,在“湖南科技学院公租房项目”开标前伙同黄某收购其他投标单位的投标代理权,并在该项目招投标活动中与他人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吴求元控制盛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新田县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湖南帝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湖南宏伟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等四家投标公司在参与“回龙圩管理区保障性住房配套基础设施项目”招标中,相互串通投标。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新宁县公路管理局为了单位利益,委托郑军参与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舒香平作为投标人、买卖入围公司资质,伙同多人进行围标、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刘长征作为投标人、买卖入围公司资质,伙同多人进行围标、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唐小兵作为投标人、买卖入围公司资质,伙同多人进行围标、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王飞作为投标人、买卖入围公司资质,伙同多人进行围标、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李远飞作为投标人、买卖入围公司资质,伙同多人进行围标、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张海辉作为投标人、买卖入围公司资质,伙同多人进行围标、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和其他投标人利益。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曾小君明知入围公司资质不可转卖,仍在投标活动中转卖他人,帮助他人相互串通投标。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王瑞阶明知入围公司资质不可转卖,仍在投标活动中转卖他人,帮助他人相互串通投标。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唐生满明知入围公司资质不可转卖,仍在投标活动中转卖他人,帮助他人相互串通投标。

  年,在“新宁县S245金狮公路改造工程”招标中,郑小春明知入围公司资质不可转卖,仍在投标活动中转卖他人,帮助他人串通投标。

  年,在“绥宁县长铺乡拓丘田村双龙塘桥危桥改造建设工程”招标中,通过伪造其他公司授权委托书等欺骗手段串通投标。

  年至2016年,在“怀通、通平、凤大、新溆等多条高速公路”招标中,伙同他人实施围标、串标。

????????? ?
?

上一篇:【调研快报】川发龙蟒接待长江养老等多家机构调研

下一篇:没有了